• 杨欢
  • 王沫
  • 张敬伦
  • 周兆婷
  • 于泓
  • 王艺霖
  • yoyo
  • 衣妍婷
  • 岳琳
  • 李佳颖
  • 李莉
  • 赵雨菲
  • 曲昱瞳
  • 李颖芝
  • Judy
  • Cloris
  • Abby
  • QUUE
  • 金美辛
  • 周周
  • 冯雨芝
  • AKai
  • 艾尚真
  • 裴拉
  • 依依
  • 裴思陶
  • 王一静
  • 梁寒冰
  • 徐倩
  • 乐乐
点击头像切换到下一组关闭
  • 杨欢
  • 王沫
  • 张敬伦
  • 周兆婷
  • 于泓
  • 王艺霖
  • yoyo
  • 衣妍婷
  • 岳琳
  • 李佳颖
  • 李莉
2014年3月专题《男色时代》之陈坤
发布人:半岛模特网      发布时间:2014-3-9

 

      如果情绪高涨,眉飞色舞是高兴的表现,那么,本次我见到的陈坤的确挺高兴的。

      去年的采访正安排在他筹备“行 走的力量”公益活动期间,从一个明星转变到自己掏钱的公益活动组织者,他要做的事非常多,他发起了海选,要从报名的大学生中挑出10 个人,跟他一起到西藏去行走11 天。活动收到了一万八千份报名表,在甄选过程中,陈坤命令自己保持微笑,“脸都笑大了”。我目睹他在化妆期间抽完了三根香烟,灌下一杯咖啡,对着镜子自言 自语“我怎么越累越胖呢”。

      那时他已经被某媒体推选为“青年领袖”,他给媒体的印象也是内心强大、安静、有力量等等。 但在那个逼仄狭小的影棚里,我发现一滴咖啡也会让他分神。他指着桌上的餐巾纸给我看,咖啡已经渗染了好几层纤维,“这我不喜欢,但我不会放大它。我往眼前 的事情放入更多的热情,热情就是为了忘记这些琐事。”又聊了一会儿他突然停下来,盯住我问:“我在想,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但我十分确定,当时我的眼神温良恭俭让,除了对收工后火锅的渴望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由于有事,我没有看当天的拍摄就离开了现场,等拿到杂志,我吃了一惊,蓝色的油漆泼了他满身满脸,可以想见当时拍片时候近乎癫狂的气氛,据说摄影助理哭了,说之前没有明星愿意这么毁自己来给别人拍照的。

      我佩服这个摄影师,他捕捉到那个时候的陈坤的阴郁和压力下的些许神经质。在图片里,大片的蓝色像是从陈坤身体里往外泼出来的一样,毁掉了本来纯白的芭蕾舞演员,跟通常印象里纤细敏感的他都不一样,整个气氛非常的酒神,不高兴的,喝到了假酒的酒神。


 

      一年之后再拍陈坤,北京已是春风骀荡。拍摄地点选在一片别墅区,山间的“红房子”别墅体量巨大,像嵌在山体里面的一块艾尔斯巨岩,别墅背后的山 虽然还看不到新绿,但是风都暖了,从背后山顶蠕动的长城砖里面吹出来,带着从明朝开始就没有变过的调子,跟阳光一起,投入而又安静地洒在别墅屋顶的巨大露 台上,摄影师让陈坤背着行囊站上屋顶边缘的长椅,一堆人在下面抓住他的脚。

      天风浩荡,我又恐高,只能远远观望着一个黑色的人物突然从人群里拔高起来,背着一个因为形状奇怪而显得很专业的行囊。行走,已经成为了他随身携带的一个标签。

      拍摄地点和化妆间之间有一小段大约十来分钟的山路,他没有坐车,太阳这么好,空气如此清新,一行人晃悠着走过去。他披着件黑色的长棉衣,大步地走着。今 天没有别的拍摄,他不赶时间。在山路上,他说,想换个新的很酷的发型,一半脑袋留长,一半脑袋剃光,那样一定会很有意思。他说,今天的天气很适合登山。尽 管上一分钟和下一秒的话题毫无关联,他仍是不停地胡侃海聊。说着说着,还唱了几句“又见炊烟升起……”转音之处松弛而滑顺,很好听,这一刻的他,放松又随 意。

      他说自己真的很喜欢走路,在当学生的时候,他去欧洲游学过几年,从雅典坐船去圣托里尼旁边的一个岛,岛上方圆六十多公里只有几个人。他在上面待 了九天,每天都在走路,也没有人说话。“到一个地方拿出书来看,根本看不进去,任何一个景色都比书吸引你,我就躺在那里,晒得跟煤球一样。”

      在圣托里尼的幸福体验启发了他的灵感,多年之后成形的作品就是让他去年压力山大的西藏行走活动,就我观察所得,活动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而且几乎 都是正面的评价,在一群跟着潮流走的中国明星里面,终于有一个人做了一件不同的、有创意的事情,不再只是捐钱,慈善晚宴,开着大SUV 去植树,或者形式主义地探访一下孤儿院。和别人的繁花胜景相比,陈坤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带着一群人静默地走路而已,在纪录片的镜头里,青藏高原无比壮阔, 他和10 个大学生走在一起,毫无分别,就像一串小小的蚂蚁队,衔枚疾走,无声无息。镜头拉成远景来看的话,这个队伍几乎就是不存在的。一切来自自然,一切又归于自 然。

      在三十六岁,不再为物质担忧的年纪,陈坤的行事更接近极简主义,为了用“无”来对抗这个世界过多的“有”,他聪明 地采用了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去年在活动开始前,他告诉我:“我不贪图把这个活动做多大,做得再大也不可能带十三亿人去行走,带了一次又怎样呢? 最关键的是传播,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的这个团队是一个公益团队,而不是只会赚钱的演艺公司。”所以他带着媒体上了高原,跟年轻的团队合作拍摄纪录片,今年 年初,半自传体例书《突然就走到了西藏》顺势推出,把活动的后续效应延续了一整年。

      我不喜欢听演艺圈的人讲演艺故事,或者心灵感悟,我喜欢问他们是如何运用智商而不是外表或者演技跟这个世界打交道的,比如他们如何搞到一个停车 位,如何给亲戚介绍更好的医生,如何拿到一个品牌的代言……诸如此类。之前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人物是帕里斯希尔顿,对,就是那个普通人印象中只会烧钱和穿着 粉红色的金发白富美,在邀请ESQUIRE 记者参观她的豪宅时,记者问她:“你的房间为什么不漆成粉红色,或者任何我们常见在你身上出现的颜色,而是黑色和灰色呢?”

      她回答:“如果有一天,我想要把这样的房子卖个好价钱,那么能出得起价钱的只可能是事业成功的中年男士,而中年男士大多都喜欢沉稳的颜色,我相信他们会喜欢我的房间。”

      荒诞么?大概是的,世界根本就跟我们想得不一样,在很多人的体内,阿波罗和戴奥尼索斯并存着,意志力不够强大的人往往让二者同时出现,让酒神毁掉日神筹 划已久的人生。而陈坤在娱乐圈沉浮这么些年,早就懂得只在表演的时候,才唤出心中的那个酒神,呈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

      最近他倒是不太爱装酷了,他更爱“荒诞”,在采访的时候把这两个字常挂在嘴边,比如《龙门飞甲》,他爱的是“雨化田”这个角色荒诞的表现方式,徐克也 爱,而且一爱这么多年,在他的剧本里,性别模糊的角色是最强大的,把两性特质玩得转的人往往也能把现实玩弄于股掌之中,于万军中飞花摘叶取上将首级。上一 个这样的形象是林青霞的东方不败,然后就是让陈坤得到“厂花”爱称的这个“雨化田”。我仔细研究了一下电影,影片的一开头是在北京的大觉寺拍的,千年银杏 落尽枝叶,三百年树龄的玉兰花还没盛开,徐克的导演功力不谈,他的审美一向很准,大觉寺的建筑没有翻新过,一切都保留着金粉褪尽后的棕褐色,在这一片弥漫 的妖异和古雅当中,画着上挑眼线的“雨化田”飘了进来,像屈原笔下一只浑身披着锦鸡羽毛的山鬼……“换作以前的陈坤,是绝对不会接这个角色的。男人就该有 男人样。干嘛非要演个娘不啦叽的太监!”陈坤在阳光里对我说,双手摊开,露出脚踝,他的肤色很深,左手上臂有文身,一张没有用过护肤品的脸比当年金粉世家 里的金燕西要黑了三个度,是一个不算强壮、但很有魅力的男人,“可是现在的我,就会觉得可以试试,为什么不呢?”徐克给他看剧本的时候,他就说:“我等 你,你什么时候拍我就什么时候干。”

      徐克一直推了八个月,最终陈坤还是等到了。他演得非常过瘾,让大多数观众发出“哇!第一次希望这招人恨的角色不要死!”

      他翻出最近拍的其他大片给我看,整组图片里,他像是在放声大吼,有的又像在抽泣,配合着肢体的动作,营造出一种“舞台小丑”的感觉。在中国男明星当中, 他的图片表现力绝对是神级的,所以男性杂志都爱拍他,去年他就登上了所有的一线男刊封面,今年估计也会如此。之前他并没有这么放得开,去年他说自己“演员 越做越忐忑,越做越觉得差得很远,没有信心”,为了拍《建国大业》的蒋经国,大晚上从银川飞回来,早上五点起来化妆,中间那三个小时根本没法睡,连翻书看 都怕干扰自己,只能一直跟自己说:“安静安静……”(看来我们去年的确聊了挺多让人神经紧张的事情。)

     蒋经国这个角色得到了一片叫好声,他对此的总结是:“人生就是这样,很奇妙。有的时候你觉得并不是最好的环境,但是大家却对蒋经国这个形象很满意。我在想,如果全部精力都放在上面,有可能会更好,也有可能不这么好。”

      既然如此,何不放开了玩,只要在法律允许范围内,何妨吟啸且徐行?人生那么短,何必常怀千岁忧愁。尽管在西藏行走的十几天里,他就洗了一次澡,但是他说“每一天都是好天气!”。

  在拍摄的现场,陈坤真的放开了玩,他心里的那个酒神出来的时候,所有人得要离开十米之外。他从给小猴子喂奶的家 居男,变成了掀翻沙发、烧领带、撕书的神经质大明星。对着窗外的层峦叠嶂,开怀大笑,左右眉毛高度一下子差出一截。室内虽然众声喧哗,但气氛则安静有如亘 古,我没有再问他电影,也没有问跟他关系如亲人一样的周迅赵薇,将来的事业(以他的智商情商,当然也会很好。),外界的种种关系在此时已经剥落了,此刻只 有他自己与山与生活本身。

 

  在我看来,这个人显然已经离开了惨绿的少年(在他的书里,他写自己全家五口人挤在一个十三平 米的房子里,为了凑读电影学院的学费住了两个月地下室),抑郁的成名期(从小的梦想只是想买一座房子,每个月拿八千块钱,结果“它一来就来了五十万、八十 万”,这足以“强大到消灭一个普通人自我进取的希望和快乐”)。我看到的场面是,陈坤的儿子正和化妆师的儿子追逐,在别墅里上蹿下跳,拿手指作枪瞄准我 们,试图消灭这些穿着奇怪的大人。陈坤的妈妈等着漫长的拍摄结束,躺在朝阳的一张大床上睡着了。

 

  这座山景别墅楼上楼下四层,庞大如同山峰本身,但这三个人往里一放,感觉就已经满了。

 

  我们不用再说什么了,最好就是像我一样,悄悄掩门走开,不再多做打扰。


 

  在拍摄的现场,陈坤真的放开了玩,他心里的那个酒神出来的时候,所有人得要离开十米之外。他从给小猴子喂奶的家 居男,变成了掀翻沙发、烧领带、撕书的神经质大明星。对着窗外的层峦叠嶂,开怀大笑,左右眉毛高度一下子差出一截。室内虽然众声喧哗,但气氛则安静有如亘 古,我没有再问他电影,也没有问跟他关系如亲人一样的周迅赵薇,将来的事业(以他的智商情商,当然也会很好。),外界的种种关系在此时已经剥落了,此刻只 有他自己与山与生活本身。

 

  在我看来,这个人显然已经离开了惨绿的少年(在他的书里,他写自己全家五口人挤在一个十三平 米的房子里,为了凑读电影学院的学费住了两个月地下室),抑郁的成名期(从小的梦想只是想买一座房子,每个月拿八千块钱,结果“它一来就来了五十万、八十 万”,这足以“强大到消灭一个普通人自我进取的希望和快乐”)。我看到的场面是,陈坤的儿子正和化妆师的儿子追逐,在别墅里上蹿下跳,拿手指作枪瞄准我 们,试图消灭这些穿着奇怪的大人。陈坤的妈妈等着漫长的拍摄结束,躺在朝阳的一张大床上睡着了。

 

  这座山景别墅楼上楼下四层,庞大如同山峰本身,但这三个人往里一放,感觉就已经满了。

 

  我们不用再说什么了,最好就是像我一样,悄悄掩门走开,不再多做打扰。


 

点击头像切换到下一组关闭
  • 杨欢
  • 王沫
  • 张敬伦
  • 周兆婷
  • 于泓
  • 王艺霖
  • yoyo
  • 衣妍婷
  • 岳琳
  • 李佳颖
  • 李莉
  • 赵雨菲
  • 曲昱瞳
  • 李颖芝
  • Judy
  • Cloris
  • Abby
  • QUUE
  • 金美辛
  • 周周
  • 冯雨芝
  • AKai
  • 艾尚真
  • 裴拉
  • 依依
  • 裴思陶
  • 王一静
  • 梁寒冰
  • 徐倩
  • 乐乐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关于时尚  |  版权信息  |  侵权必究Copyright©2010·半岛模特网 All Rights 鲁ICP备14000313号-5